薄荷饴茶

文章改编词创作者,同圈的大大欢迎合作。代表作品详见合集。春春伊嘉嘉嘉凡沐磊是执念,签证是遇见。

2048.12.16 叉烧日记

永远是你的喵喵夕:

#叉烧日记##X-FIRE男团##伍谷凡磊嘉##伍嘉成##谷嘉诚##郭子凡##赵磊##焉栩嘉#

2018.12.16 少年的成绩单 83

在三次元生活里,我其实是一个特别容易满足的人,工作虽然辛苦但是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也不高,可以吃饱喝足穿暖即可,似乎唯一能让我有很强的好胜心的方式,就是追星这一项了吧。昨天凌晨,小伍发布了全新迷你专辑的第一主打曲《神秘》,我也第一时间转发到我的朋友圈。我现实中的朋友同事大多不追星,我算是个异类,所以平时朋友圈不怎么发他们相关的东西,但是在听完歌曲后,我就是特别想要把他优异的成绩单晒给所有人看,就像一个母亲迫不及待地想要把孩子的美好展现给亲朋好友——

“看,这是我家小伍,这是他参与作词的新歌,真的特别好听!你们都来听!”

我就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他的好。

这张专辑是多么地来之不易,这一路一起陪他摸爬滚打走过来的我们最了解,这是一个对音乐从未放弃过的少年在这三年里通过脱胎换骨般地打破自我、重塑自我一点点建立起来的音乐王国,我想小心翼翼地去呵护它,我想这也是对他不懈的努力最温暖的回应吧。

除了我们这群歌迷的支持,他还拥有好兄弟们的超强应援——

@X玖少年团伍嘉成: 你有毒[喵喵][喵喵]//@X玖少年团谷嘉诚BAE:发个新歌整的神神秘秘的,早放出来不就完了




@X玖少年团--郭子凡G-Ziven: 得支棱起来//@X玖少年团伍嘉成: 谢谢wuli凡[心][心][心][心][心][心][心][心]//@X玖少年团--郭子凡G-Ziven:[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X玖少年团伍嘉成: 谢谢阿磊!期待你的[心][心][心]//@X玖少年团赵磊:阿伍哥带带我我要卖卡碟! 收回正题![二哈]哥的新单曲,复古的风格,超喜欢~




@X玖少年团伍嘉成: 谢谢wuli ZiaZia[喵喵]//@X玖少年团-焉栩嘉ziazia:那就让我们把时间往前推推吧




事情真的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小伍磊磊日渐成型的音乐风格,老谷凡凡嘉嘉正在磨炼的演技,不论他们选择用哪种方式去实现梦想,最重要的是他们一直在努力。就像今天凡凡转发《小欢喜》中饰演他父亲角色的前辈演员微博时说的:“小郭要努力,以后要成为像他一样优秀的演员!”

所以,未来没什么好担心的,从一开始被他们所吸引,不就是因为他们身上有着永不妥协绝不放弃的精神嘛,我为他们骄傲因他们自豪,也谢谢他们给我带来的一个又一个惊喜。未来,依然可期!




BGM:Kutless《What Faith Can Do》

Everybody falls sometimes

每个人都会跌倒

You gotta find the strength to rise

但你要重新振作

From the ashes and make a new beginning

从灰烬中重生

Anyone can feel the ache

每个人都会感到痛苦

You think it's more than you can take

你感觉力不从心

But you're stronger

stronger than you know

但你远比你知道的还要强大

And don't you give up now

现在还不能放弃

The sun will soon be shining

太阳将将光芒万丈

You gotta face the clouds

望向远方的白云

To find the silver lining 抓住一线希望

I've seen dreams that move the mountains

我曾看到梦想翻山越岭

Hope that doesn't ever end

期盼那永不终结

Even when the sky is falling

即使天崩地裂

I've seen miracles just happen

我看到瞬时发生的奇迹

Silent prayers get answered

寂静的祈祷有了回应

Broken hearts become brand new

破碎的心焕然一新

That's what faith can do 那是信念的力量

It doesn't matter what you've heard

你听到什么无所谓

Impossible is not a word

不要说不可能

It's just a reason for someone not to try

这只是畏惧尝试的人的借口

Everybody's scared to death

每个人都恐惧消逝

You may decide to take that step

在他们决定抬起脚

Out on the water 迈向大海时

But it'll be all right 一切都会好的

Life is so much more 生活难以说清

Than what your eyes are seeing

比你看到的更为复杂

You will find your way

你将找到自己的路

If you keep believing 如果你一直相信

Overcome the odds 冲破逆境

When you don't have a chance

就算没有机会

(That's what faith can do)

那是信念的力量

When the world says you can't

在全世界都说你做不到时

It will tell you that it can

信念告诉你 你能做到

Even if you fall sometimes

虽然你有时会跌倒

You will have the strength to rise

你要重拾力量爬起



【觉醒公寓/泊秦淮】腐草为萤

觉醒公寓:

《公寓更新系列》by  @Emanon 


季夏之月,腐草为萤。


——《礼记·月令》


1


韩沐伯站在二楼阳台极目四望。


 


这是个普通的南方乡间的夏日傍晚,夕阳西下,岚光与炊烟缠绵缱绻,田野、房屋和远山都蒙着一层柔软的金色。其实他并不能理性地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此时出现在此地,只是从上海出发开了几个小时的车,没开导航,随便找个路口下了高速,沿着乡野小路又开了一段,在忽然意识到自己应该找个地方过夜的时候,发现了一家民宿——它就在这个既不是旅游景区也不是交通要道的地方突兀地出现了,让人忍不住联想到古老传说中的某些神秘幻境。


 


那也没关系,他想着,反正神话里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比现实世界更糟了。


 


而当他最终决定停车叩门,结果非但不糟,好像还相当不错。有着一双漂亮眼睛的老板收留了韩沐伯,“这里叫萤溪镇”,他这样说的时候,笑得很好看,“还有,我叫秦奋,秦始皇的秦,奋斗的奋。”


 


金乌坠地,山间的风已经泛起了丝丝沁凉,远不像永远冷不下来的热腾腾的城市。太阳下山以后,真正的黑夜大概也就要来临了。


 


韩沐伯探出身子往楼下望望。他忽然不想一个人待着,他迫切地需要找个人说说话。


 


2


秦奋递了一罐冰啤酒给韩沐伯,触碰到了他冰凉修长的手指。眼前这个男人身上像有股仙气似的,清冷里透着温润,长着一双狭长深邃的眼睛,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里,这让他不禁联想到传说故事中的什么精怪。


 


于是秦奋好奇地问他:“你怎么找到这的?”


 


“就开车无意中路过”,韩沐伯的声音像是这晚风,温柔清爽,“你是本地人吗?”




秦奋在他的眼神里似乎已经看到一个否定答案了,于是他笑笑说:“老家在这,不过平时和你一样,也在上海工作。”


 


“有人替你看店?”


 


“没有,我每年就回来住两三个星期,这边也就开两三个星期。”


 


“啊?那你平时是做什么的?”


 


“服装设计师”,秦奋把桌上装着杨梅的瓷碗往韩沐伯面前推推,“你做哪行的?”


 


“创投,最近主要在做区块链。”


 


“哦哟,高大上啊!”


 


“混口饭吃罢了”,韩沐伯摆摆手不以为意。


 


“我刚好有件事一直没想明白。你说如果区块链真的像人们畅想的那样,以后的世界,所有痕迹都不会消失,所有记录都不能修改,所有节点都知道你做了什么,即便物理意义的肉身消失,人也会在比特层面永存……那会怎么样?人类不就是因为记性不好才能活到现在吗?”


 


韩沐伯笑起来,一双狭长的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度,“这么说我可能是在破坏世界秩序啊。”


 


“世界早晚都会毁灭,不管是明天还是千万年以后,总会有一批人赶上的,不如先过好今天再说”,秦奋晃晃里面最后一口冰啤酒,“干一杯吧,咱俩能遇见,真是太难得了。”


 


铝罐碰出一声轻响,二人把酒一饮而尽。


 


天已经几乎完全黑下来了,秦奋站起身来,“走,带你去看点值得记住的东西。”


 


3


黑夜中的乡间小路并不好走,韩沐伯跟在秦奋身后,掏出手机想打开手电筒,秦奋却不让他开。


 


“别开灯,拉着我走慢点”,秦奋伸出手。


 


韩沐伯莫名所以,但还是照办了。


 


夜幕四合,失去了熟悉的灯光的庇佑,黑暗像是有种力量,在轻柔而不可抗拒地挤压他的身体。


 


就在这时,一直盯着脚下的韩沐伯忽然看到黑暗中似乎有道绿莹莹的光一闪而过。他不知道那是不是幻觉,跟随着视野里的光向黑夜的深处望去,猝不及防地被眼前的画面惊得呆立在原地,“啊!那是……萤火虫吗?”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千万只萤火虫像是被魔法变出来,随着视线所及,一寸寸地点亮了喧腾的夜空。穹隆之下,他仿佛置身于被泼洒在人间的银河中,明明灭灭的流光好像夜的呼吸,与两个误入这梦境的人产生了奇妙的共鸣。


 


“我的天,太美了……”


 


“再往前走走吧”,秦奋的笑容渐渐在微光中浮现出来,像个与小伙伴分享秘密宝藏的孩子,“我小时候一直在乡下跟着外公外婆生活,那会儿萤火虫比这多得多,现在一年比一年少,我很怕哪一天再也看不见了。”


 


韩沐伯仍然攥着他的手腕,沿着水塘的边缘小心地向萤火更亮的地方走去。他忽然意识到在自己所熟悉的城市的夜晚里,足够的人造光亮永远是默认配置。人们追求所见的世界必须永远都是清晰的——而那也许只是一种无效的清晰。


 


神性存在于不可见中,而人们离神很远。


 


4


秦奋还记得外婆去世那天,他和妈妈,还有三个舅舅都在那栋被改造成民宿之前的老宅里。


 


那时的外婆已经不认识他了,她仿佛风中的蜡烛,艰难地维系着最后的一点星火。舅舅们因为派谁守夜的问题一直吵架,年幼的秦奋被这些尖锐的声音磨得耳朵生疼。


 


“你们都回去吧”,妈妈开口道,“我和奋奋在这里就够了。”


 


房间里渐渐安静下来,外婆干枯的嘴唇艰难地张歙,妈妈拉着她的手听她说话。平日里一刻都不得安生的秦奋此刻在旁边乖乖地坐着,一种超乎他理解范围的绵长的孤独感攫紧了他的喉咙,拉着他一寸寸地沉入灰白色的深海。那力量竟如此强大——无论你有多少的爱,都无法挽留一个生命的逝去。


 


夕阳西下,当金色的天空微微泛起蓝朦朦的暮色时,外婆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你外婆啊,她最后一刻都不愿意给孩子添一点麻烦。她不要我们给她守夜啊……”




妈妈哭了,他也哭了。


 


后来妈妈出去找舅舅们,秦奋还保持着一样的姿势坐在外婆身边。周围静极了,从小长大的老宅好像慢慢变成了一张薄薄的纸,四野的黑暗如墨汁般浸透了它,也浸透了秦奋小小的身躯。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看见窗边似乎有光——那是几只萤火虫,微弱的光芒在无边无际的黑夜里仿佛沧海一粟,但却一直萦绕不去,温柔地陪伴着他。


 


那时候他想,往生的路太黑了,它们是来接外婆的吧?


 


5


幽幽的萤火倏忽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韩沐伯拍拍秦奋的肩膀,一丝比悲伤更加温暖而阔大的情绪通过皮肤和骨肉传递过来。


 


“季夏之月,腐草为萤”,韩沐伯喃喃道,“那一定是外婆在陪伴你。”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可惜每年也就不到十五天,今年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很高兴有人陪我一起看。”


 


韩沐伯点点头,他感受到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小小的震荡,好像命运所安排的一切跌宕起伏,此刻都被一一抚平。那是一种宁静的欣喜,令他脑海中闪过无数的人和无数的场景,火与遗迹,暴雨艳阳,落下的树叶与头发,以及一些曾经令他爱着的人。


 


熙来攘往,盈虚有数。岁月锋利无比,但总是有人愿意报以温柔。


 


6


第二天,韩沐伯改了主意,决定在这里再留一天。


 


长日漫漫,秦奋在屋后的竹林里拴了两张吊床,招呼韩沐伯过来聊天。两个人一边剥莲蓬,一边喝着镇上打来的米酒。酒是农家土法酿的,度数并不算高,糯米自然发酵出的酒浆有种古朴的甘甜。作为一个酒量深不见底的山东男人,这种米酒对韩沐伯来说基本等同于糖水。


 


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他竟隐约有点醉意。不过也无妨,一个不需要咖啡来提神的白天,安心地让自己醉去也不失为一个挺好的选择。


 


“除了这个季节,你平时会回来吗?”韩沐伯问。


 


“偶尔周末会带同事朋友一起来,比如挖春笋的时候,摘草莓的时候,摘蜜桔的时候……时令到了就回来吃口新鲜的。”


 


“那不带朋友来看萤火虫吗?”


 


“现在暑假,他们都带老婆孩子出国玩去了,谁要来看小虫啊”,秦奋呵呵地笑着。


 


“那你……单身?”韩沐伯似乎搞错了重点,但不合时宜的问题已经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脱口而出了。


 


沉吟片刻,秦奋轻轻点头,“嗯”。他脸上浮现出一种此前已经经过长久无奈之后终究释然了的笑容。韩沐伯忽然觉得心里一动——他太熟悉这笑容了,也经常把它摆在自己的脸上,应付同样的问题。


 


相互的揣度猜测像一片小小的云,在两人头顶飘来荡去,伴随着一阵长久的沉默。


 


后来两个人又聊了些有的没的,不知什么时候就都睡着了。


 


再后来,韩沐伯先醒过来,抬眼已是红日西沉,邻居家散养的鸡鸭还在他们身下跑来跑去。秦奋睡在他身边,嘴角带着笑,好像含着一口梦寐之间偶然捕捉到的柔软句子。




时间以一种奇特的方式流逝着。


 


韩沐伯似乎看见宇宙在他面前分裂出一个崭新的可能,在茫茫的时间洪流中,他窥见一个像今天这样平凡的傍晚,有个人和他面对面坐着,一起吃着散淡的饭,聊着可有可无的闲话,用笑容熨平了他过得皱巴巴的一天。


 


这或许是他能够想象的,可能范围内最好的生活了。


 


7


晚上他们又去看萤火虫。秦奋能够感觉到,夏末时节正在如约而至,萤火虫似乎比昨天要少得多了。


 


这次他带了一个玻璃瓶,拉着韩沐伯在草丛边蹲下来,捧起一只萤火虫小心地放在瓶子里,嘴里小声念叨着:“要小心别碰伤了,等下还要放掉”。


 


韩沐伯在一旁认真地看着,眼睛里闪着莹莹的光亮。


 


回到民宿,两人没有开灯,就着这发光的小瓶子上了二楼。他们进了房间,拉上窗帘,放下蚊帐,靠着床头并排坐着。明灭的萤火像一捧星星,在漆黑的房间里,营造出一种近乎于窒息的安全感。


 


“你就是为了它们每年回来的吗?”韩沐伯问。


 


“也是为了照顾这老房子”,秦奋慢悠悠地答道,“说来很怪,我每次在梦里梦到回家,永远是回到这里。哪怕后来生活过那么多城市,住过那么多地方,可它们从来不会在梦里出现。我总觉得只有这老房子还在,我才算有家可回。”


 


“那为什么要做成民宿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不是很浪漫吗?”秦奋笑起来,转头看看韩沐伯,“不过你知道吗?好几年了,其实你是第一个住在这里的房客。老韩,谢谢你啊。”


 


“为什么谢我?”韩沐伯的心砰砰地跳起来。


 


“宇宙是增熵的,但你在这里,本身就像一团秩序。”


 


“我倒觉得我是那个破坏秩序的。”


 


秦奋沉默片刻,这短暂的空白让纱帐里固若金汤的小小世界忽然迸出一道裂隙。他忽然说,“要不你试试?”


 


有那么一刻,韩沐伯觉得自己好像能够融入他的身体,通过他的耳朵倾听世界的回响,通过他的眼睛凝视玻璃瓶里那一团宁静的光芒。他的心头好像有一只小虫飞走了,留下几不可察的细小爪痕,却让人长久地处于它突然起飞后的震荡之中。


 


他相信这世上能够称之为漂亮的身体本质上都差不多,而他想拨开皮肉,看看他的灵魂是什么颜色。


 


他吻住他甜软的嘴唇,察觉他情不自禁地忍着呼吸,睫毛轻轻地颤动,像萤火虫温柔的翅膀。


 


8


转天他们起得很晚,吃完第一餐饭,时间已经过了中午。


 


韩沐伯不得不回去了。这个限时打烊的小小空间好像给原本的生活打了一个洞,执着又无意义地对抗那个永不打烊的世界。夏天还没完全过去,但他已然能够想象它接下来的样子了。


 


秦奋站在院子里送他,脸上带着的笑容,介于礼貌和深情之间。这让韩沐伯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不真实感,他不由想起那句“一梦之中,皆是称心如意”——年轻时不懂得惶恐,此刻好像忽就明白了,真正的相聚本身就意味着分离——如果双方都是行星、都是良船,侥幸同行的那一段,是要让人流泪的。


 


秦奋把一只木雕的萤火虫放在韩沐伯手里,“前几天待着无聊随手做的,送你吧”。关于它的来历,他倒是没有说谎。可是若想说得再多,似乎也不能够了。他看着韩沐伯上车,站在车窗边挥手,嘴上嘱咐着一些“小心开车”之类的话,心里想着那个并不算遥远的上海——他有些害怕与他重逢又永别在那两千四百万人的洪流之中。


 


他想问:明年你还会来吗?可是,问出口的问题总归暗示着某种答案,他觉得这实在有些唐突。而且其实他知道很多问题根本永远也不会被解决,比如人应该怎样度过一生,爱情到底是什么,如何在自由与妥协连续统上找到自己应该在的那一点……过去千百年里人们已经想了很多办法,做了很多尝试来寻找答案,而现在他选择的,只是将无数个问题搅拌成一个陈述句:


 


“明年夏天,我还会在这里。”






伍宝的软肚叽:



我爱六人组,我爱他们曾经的2/3/5/4小团体




从酒团那天起就天天祈祷解散!!解散!!!




不官宣也名存实亡的团送他呵呵哒




我不怕他们没有同框同台的机会,等得起




我是喜欢他们在一起的画面




我更喜欢他们发光发亮,让所有人都认识




他们相处是一家人,心永远在一起




他们被迫跟别人成为不是一家人的一家子




各自发展很好,也希望他们可以自己做主




我等着他们的微博名把前缀去掉的那一刻




星星

斯文人.:





☞ooc,ooc,ooc☜




>>> one





当马伯骞看到周震南在自己家门口时,眉头就皱了一下,周震南怎么找来了?







可马伯骞还是走了过去,眼前的人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在洁白无暇的雪天里显得格外的明亮,像是夜空中一闪一闪的星星,眼睛里满满的光,语气里是隐藏不住的欢喜,周震南呼出一口气,嘴角微微上翘说






“马伯骞!你果然住在这里,还好我没记错。”






“你来找我干嘛?”马伯骞虽然不想搭理周震南,但毕竟是前男友,也不能完全冷下脸对周震南。






周震南本来眼里的光一下子黯淡了下来,但下一秒又重新被点亮了一样明亮起来,吸了吸鼻子说







“没事,我就来找你玩玩,你看着冰天雪地的,你要不就收留一下我吧”







周震南一副可怜兮兮的拽着马伯骞的袖子,像个被人遗弃的小狗一样,马伯骞的心莫名就乱了一下,看了一眼难得低下头来的周震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回答说






“好吧,不过我们两个已经没关系了,我就把你当做朋友才收留你的”






“嗯嗯嗯”









>>> two







周震南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就一直住在马伯骞家里,一点要搬走的迹象都没有,马伯骞本来以为周震南只是暂住一下,可现在看来周震南好像是不打算走了。






马伯骞还是坐下来和周震南商量一下,毕竟他俩的身份住在一起也不太合适。







“周震南,你还要住多久?”马伯骞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出来,不带一点转弯抹角的。







“哈哈哈”周震南鼓着一嘴的薯片,自动忽略掉马伯骞的问题,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的电视剧笑出声来。






马伯骞有些恼火,一把从他的手上夺下遥控器,关掉电视,一言不发的盯着周震南。






一旁的周震南有些被马伯骞吓到了,本来挂在脸上的假笑也僵住了,渐渐收了回来,周震南低下头来,刘海遮住了他的半张脸。





马伯骞突然发现周震南好像变了好多,本来圆圆的小脸变得尖尖的,本来就白皙的皮肤此刻看起来显得有些病态,竟然一点血色都没有。






下一秒周震南就抬起了头,眼泪已经流到了脸颊的一半,小声的啜泣说





“我也不想麻烦你的,可是我和家里人吵架了,我爸还赶我出来了,我实在没地方去,你只要让我住一阵子就行了”





这场闹剧最终以马伯骞心软同意了周震南的请求而暂告一段落。






>>>three






周震南住在马伯骞家里快一个半月了,马伯骞发现周震南真的变了。






周震南会马伯骞下班了的时候在家煮好饭菜,周震南会在马伯骞洗完澡后抢着帮他洗衣服,周震南会偶尔对着马伯骞撒撒娇。





马伯骞突然想起了以前和周震南在一起,周震南也是像现在这样,不高兴的时候就甩自己一张臭脸,高兴的时候就对着自己撒娇,喜欢耍赖,不爱讲道路,有时候又过分的体贴人,敏感又心细,马伯骞爱惨了这样的周震南。







那又是为什么分手了呢,马伯骞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好像是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着周震南厌烦了,在外面工作回来遇上周震南心情不好被甩了脾气后就大发雷霆,一气之下就说分手,周震南也是个骨子硬的人,说分手就分手了。





那周震南究竟为什么要回来找自己呢?马伯骞望着正在厨房里边听音乐边洗碗的周震南,丝毫没发现自己上翘的嘴角,瞳孔里倒映着那个人的身影,整颗心是从没有过的柔软。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马伯骞也渐渐习惯了周震南的贴心,可闹剧是什么时候又开始了?





>>>four






那天晚上,周震南等到吃完饭就拿着碗去洗了,手机放在桌子上充电。周震南的手机“叮铃”一下,马伯骞不小心瞥了一眼,是周震南妈妈发来的信息。





可周震南不是和家人吵架了吗?马伯骞皱着眉头想,虽然看别人手机不好,可是马伯骞也想知道周震南和家里到底怎么了。






于是马伯骞拿起正在充电的手机划开,看见了密码,输入0621不对,再想一下,犹豫着输入0320,手机开了,壁纸是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拍的,马伯骞脑子突然一下子乱了,心跳有些急促。马伯骞慌忙着打开消息,看见了周震南妈妈发来的消息





“南南你回来吧”





“南南你到底偷偷去哪里了”






“南南你回来我们一起面对好不好”





什么吵架,被赶出来?马伯骞脸一下子黑了,分明是周震南自己偷跑出来的。马伯骞冷冰冰的叫了一声周震南,周震南一蹦一跳的走出来,语气格外的可爱,完全不顾马伯骞的冷言冷语,说







“马伯骞,怎么啦?”






“你看这是什么?”马伯骞把手机里的消息递给周震南看,周震南的表情顿住了,嘴角弯了下来,低下头,接过手机。周震南明白,马伯骞知道了。







“对不起”





“骗我很好玩是吗?看我被耍很开心吗?”





“不是——”





“你别说了,出去,离开我家”





“马——”





“出去,别让我说第三遍”





房子里静悄悄的,只剩下马伯骞一个人了。马伯骞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头发,看向窗外。下着雪的夜晚格外的平静,一点声响都没有,只有一片片纯白的雪花随着风飘过,冷的瘆人。






马伯骞觉得又更加的急躁了,撇过头来不看,看见属于那个人的大衣安静的躺在沙发上,马伯骞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嘴里念叨着






“傻子!衣服都不拿,想冷死自己吗?”






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台阶前,冷的蜷成一团,头发上停留着几片纯白,像一幅画一样保持静止,头顶上的月光泛滥,有种要天长地久的氛围。







马伯骞拿着大衣匆匆走上去,一把拉起周震南,披上衣服,用手轻轻的拍掉头上的雪花,把一双冻得冰凉的手紧紧握住,转身就拉着周震南进屋子里。






周震南踉踉跄跄的跟着马伯骞回去,马伯骞一言不发的拉着周震南回去,两个人之间一点交谈都没有,仿佛只能听见两个人的心跳声。






马伯骞有点忍受不了这样子,两个人就安安静静的站在门口转角处,他还牵着周震南的手,试图传递一些温暖给周震南,可是他觉得周震南的手好冷好冷,怎么捂都捂不暖,还传递了一些寒冷给马伯骞,直达到马伯骞的心脏。






马伯骞刚想开口,却被周震南的话堵住了,他听见周震南说






“对不起,马伯骞”







周震南低着头,头发被雪水打湿了,耳朵冻得通红,长长的睫毛还残留着点点雪花微微颤抖着,脸色白的和雪一样的颜色,一双手冰凉冰凉的,还不安分的试图从马伯骞手里的抽出来,像是挂在夜空中的唯一一颗发光的星星,孤独又无力。






马伯骞突然觉得自己好难过,好难过啊,看着周震南这样卑微的对着自己说对不起,他的心好像随着周震

南的呼吸一下接着一下的疼痛起来。






看着眼前脆弱的像纸片一样的人,马伯骞有点想念以前那个肆无忌惮的周震南,又有点恨现在这个没办法让周震南开心的自己。





马伯骞松开周震南的手,拉开自己身上的羽绒服拉链,把周震南的手稳稳当当的交叉着放在自己腰上,微微用力把周震南这个人拉进自己怀里,让周震南的头靠在自己胸口处,又用手紧紧的圈住周震南的腰,下巴轻轻抵着周震南的头。






“我——”





“我喜欢你,周震南”





“马伯骞——”





“我喜欢你,周震南”





“不是——”




“我喜欢你,周震南”





“我也喜欢你,马伯骞”





>>>five






马伯骞难得放假,周震南却跑了出去,嚷嚷着要去买炸鸡加餐,马伯骞拉都拉不住人,只好无奈的留在家里。






马伯骞回到房间里看着乱糟糟的房间忍不住扶额,周震南住了快两个半月 ,自从他俩又在一起以后,周震南就从客房搬来马伯骞的房间住,房间从此以后就没恢复过原来的面目。






周震南还说两个人住在一起有助于增长感情。周震南喜欢晚上睡觉抱着马伯骞,等到马伯骞实在忍不住想干点啥的时候,他就去和周公见面了,以致于马伯骞恨得牙痒痒。






有时候马伯骞睡到半夜突然醒来的时候,周震南就已经不在床上了,只有厕所里的灯还亮着,每次马伯骞问他怎么了,周震南就胡编乱造一些理由来搪塞他,说的天花乱坠,马伯骞每次都没忍住狠狠的亲了周震南一口。






马伯骞看了一下时间,离吃饭的时候还有一段时候,那就整理整理房间吧。






马伯骞一样一样东西的放好,把周震南的衣服叠好打算放进箱子里,突然发现了一个文件袋放在最下面,藏的十分的隐秘,若不是马伯骞低下头看可能马伯骞根本不会发现。






周震南回来的时候快过了吃饭的时候,他忍不住加快了脚步,远远的看见熟悉的灯火时,心里就被填满了甜蜜,有人等自己回家的感觉真好。






周震南还没回到马伯骞的家门口时就发现马伯骞坐在外面等自己,冲上去,想抱住马伯骞的时候,却又看到马伯骞身上已经有一层薄薄的雪花皱了皱眉,顿住刚想开口骂马伯骞的时候,马伯骞缓缓抬起了头,一双含着泪的眼睛像星星一样,马伯骞站起来抱住周震南,越来越紧,开口就是一顿骂





“周震南你他妈就是个傻逼,你真以为你那么牛逼啊,什么都自己扛,我就是个傻逼才信你的鬼话——”






马伯骞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周震南有点被吓到了,这是他认识马伯骞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听到马伯骞说脏话,还哭的像快断气一样,用手拍了拍马伯骞的后背,说






“你怎么——”





“我都知道了,周震南”







周震南身体一僵,有种藏了好久好久的秘密被人发现了的感觉,手脚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两个相拥的人背后是北方十月份的夜空,没有明月,只有几颗零零散散的星星,在漆黑的夜空中独自地,默默地,卑微地发着微亮的光,却不知下一个夜空中是否还有它的身影,像极了此时此刻的周震南,马伯骞生怕下一秒周震南就像星星一样消失了。






>>> six






周震南偷偷跑去医院了,因为晚上胃老是一阵一阵的痛,老是有一股血腥味在嘴里,周震南怕晚上去太多次厕所被马伯骞发现了,于是找了个借口偷偷去医院。





那是周震南不知第几次去见医生了,医生是个快四十多岁的大叔,人老实又亲切,对周震南还是蛮好的,周震南也把大叔当成了朋友,唯一一个知道他秘密的朋友。





医生一见到周震南就拉着不让他走,就差拿着绳子捆住周震南了,说






“你个臭小子,还给我跑,你妈妈快急死”





“我不是给我妈发了信息了吗,我错了,我错了”






“你良心发现回来接受治疗了?”






“不是,我胃疼”





医生终于仔细的看了看周震南,又瘦了,不过气色还

行,不然他真的会绑着周震南让他在医院治疗的,叹了一口气,说“那你想怎么办?药物帮不了你多久,要不还是接受化疗吧,也许——”






“成功的概率有多少?”周震南笑着看着医生。






“可是——”医生一时语塞,他没有什么理由劝周震南留下来,掉头发,暴瘦,只能靠着导管吃东西,每次治疗那种生不如死的疼痛,周震南知道,身为医生的自己也知道。他看着眼前的那个微笑着的少年就像星星一样耀眼,可是少年好像即将消失了。






“没事,你就开点止痛药给我,马伯骞还在家等着我呢”






周震南拿着止痛药,路过炸鸡店的时候买了一份炸鸡,只能买一份了,其实周震南一点也不想吃,可是看到马伯骞每次都笑着看自己吃,他就想吃,哪怕晚上会全部吐出来,周震南也不怕。






可是周震南好像不用再吃炸鸡了,马伯骞好像发现了。周震南没办法想象当马伯骞看到自己的检查报告时候的心情,就像马伯骞不了解周震南为什么要回来找他一样。






马伯骞坐在台阶上,眼泪就一颗一颗掉在雪地里,融化在洁白的雪上。马伯骞等了周震南一个小时,那是马伯骞二十多年来,第一次那么无能为力,那么胆战心惊,那么那么那么用力爱一个人,可是他突然发现,周震南好像快消失了。






马伯骞觉得自己好像得病了,得了一种叫做周震南的病,马伯骞也觉得自己快死了,因为他的药快没了。他只是想抱紧周震南,紧一点再紧一点,让周震南没法消失。







>>> seven






后来马伯骞一直都觉得不公平,凭什么周震南不告诉他这件事,告诉了他,也许他们会早一点在一起,早一点拥抱,早一点亲吻,不用再浪费两月的时间,可现在他们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了。





马伯骞辞去了工作,在家陪着周震南,给他做饭,洗碗,洗衣服,两个人就在家里,周震南只需要做他想做的,马伯骞就陪着他做。






周震南靠在马伯骞身上看着夜空,一双发着光的眼睛让马伯骞想起了周震南回来找他的时候,一样的好看,两个人也不说话,就静静的看着深邃的夜空,过一会周震南突然开口了





“马伯骞”




“嗯”




“明天送我去医院吧”





马伯骞一愣,眼泪就要流了下来,又要拼命忍住眼泪,说





“怎么了?”




“你就送我去吧”






周震南拖长着尾音,撒着娇,可爱的丝毫不像一个即将要消失的人倒像个孩子一样,可马伯骞觉得心里像抽着疼,周震南就是个傻子,什么都想扛下来。





>>> eight






周震南在最后一个月又回到了医院里来,终于见到了父母,爸爸妈妈见到周震南就哭了,周震南就在一旁安慰他们,像个没事人一样。





周妈妈周爸爸见了马伯骞,也没责怪他,反倒是马伯骞红着眼眶对着两老说对不起,周爸爸拍了拍马伯骞的肩膀,叹了口气说






“不怨你孩子,我们都懂是南南的决定,他一心要和你在一起,我们不让,他就偷偷跑去找你了,留了一张纸条说他想要去见他最爱的人,他会好好照顾自己的,现在看到你们在一起也算是南南最大的心愿实现了吧”






可马伯骞哭了,周震南明明没有照顾好自己,反倒是照顾好了他,周震南永远都是这样子,表面满不在乎,没心没肺,心里却活的比谁都小心翼翼。






周震南换上病服,坐在病床上,拉着马伯骞的手,沐浴在阳光下,闭上眼睛,嘴角还挂着笑,两个人默默不出声。过了好久好久,周震南闭着眼睛说







“阳光好温暖啊”





马伯骞不做声,牵着周震南的手又紧了一点,他看见周震南微微颤抖的睫毛,可嘴角还是挂着周震南的笑,这个笑马伯骞很熟悉,在周震南安慰自己的时候见过,在周震南安慰父母的时候见过,在周震南说要去医院的时候见过。






“其实我一点也不想死,马伯骞”






眼泪从周震南紧闭着的眼角留下来,顺着颤抖的睫毛划过苍白的脸颊,一滴一滴的掉在马伯骞的手背上,马伯骞看着周震南,觉得自己的心被这眼泪砸碎了,可是他却无能为力。







多无奈啊,爱一个人,多卑微啊,爱一个人。






周震南躺在病床上,拿着本书闹着要念给马伯骞听,马伯骞就安安静静的坐在旁边听他说




“有些人刻骨铭心,没几年会遗忘”




“有些人不论生死,都陪在身旁”





“生命是有光的。在我熄灭以前,能够照亮你一点,就是我所有能做的了”






“我爱你,你要记得我,马伯骞你要记得我啊”






马伯骞一边掉着眼泪一边拼命的点着头。






“好累啊,马伯骞你抱抱我吧”






马伯骞抱住瘦瘦小小的周震南,用尽全力抱住他,好像要把他揉进骨子里,因为可能没有机会再抱周震南了,马伯骞边想着边流泪。





“马伯骞,说我爱你,我想听”




“我爱你,周震南”





“我爱你,周震南”





“我爱你,周震南”





“我也爱你,马伯骞”







冬日一个阳光璀璨的下午,病房里一个男孩抱着另一个怎么也抱不暖的男孩子泣不成声,男孩子乖乖的被抱在怀里,没有一点生气,好看温柔的像个易碎的瓷娃娃,而那个哭泣的男孩觉得他的世界随着另一个男孩子渐渐降下来的体温逐渐崩塌了。





>>> nine







“我带着他去了巴黎,美国,现在又回到他生长的成都”马伯骞面带微笑着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项链,项链穿着两个戒指,一个刻着马伯骞,一个刻着周震南,马伯骞像是在抚摸着一个宝物一样,连满是皱纹的脸上都布满了笑意。







“妈妈你怎么哭了?”坐在马伯骞旁边的小孩子看着他

妈妈,好奇的问






“没事,没事,对不起,马爷爷,我们不是故意提起这件事的”年轻妈妈意识到自己的不妥和失态后不好意思的道歉。







“没事,都过去几十年了,我也哭不出来了,好像眼泪都在他走的那天流完了。好像从此,就算再卑微刻苦,也不想哭了。”








“后来我明白了,星星就算不在啊,它的光也会穿过几百万年来照耀我们,那是种多勇敢又炽烈的爱啊”







一个月后,年轻的妈妈和孩子站在门口看着人们匆匆忙忙的搬东西,孩子拉着妈妈问






“马爷爷去哪里了?”






“马爷爷去天上了,变成了一颗星星”






“那他一个人怕吗”






“不怕,马爷爷有周爷爷陪着,他们会像星星一样在天上闪闪发光的”





——————————————————————




曾经看过一句话






“其实分别也没有那么可怕。六十五万个小时后,当你们氧化成风,就能变成同一杯啤酒上两朵相邻的泡沫,就能变成同一盏路灯下两粒依偎的尘埃。宇宙中的原子并不会湮灭,而你们,也终究会在一起的”✨



独孤out:

我是个俗气的人
见山喜山  见海喜海
承蒙你们的出现
让我骄傲了好多年
你是年少的欢喜 
反过来 也亦然

我们天子,最好了啊❤❤❤❤❤

愿余生有人鲜衣怒马

陪你看过烈焰繁花

愿余生有人素面白纱

陪你度恬淡年华

愿少年  平安喜乐  半生无虞

关于潮音,关于重逢

你猜啊:

马伯骞被徐明浩拉进屋来的时候周震南还是没能藏住嘴角那点小得意,眼睛笑得跟个月牙儿似的,嘴巴一抿一脸“我早就知道是你”的模样,连装都不会装。

马伯骞还在配合着走节目组流程明明轮到周震南和自己认亲但是周震南就是不看他,马伯骞一下子急了,“你干嘛周震南,你干嘛不看我。”马伯骞就觉得你一定知道我要来你干嘛不理我,都不看我。你听这熟稔的语气,变相的撒娇,是怕谁不知道你俩是特别好的朋友吗。

和伍嘉成打招呼,和徐明浩握手,眼睛永远盯着周震南。但是周震南又自己别扭,连转头去看个马伯骞都要偷偷摸摸,告诉我小朋友,你在心虚些什么。

马伯骞不是一个认生的人,他一个话痨到哪儿都能和别人讲一大推大道理,但是进门的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周震南。周震南在这个节目里,是比他先开到这里的人,周震南是他在这里唯一的底气,拉着伍嘉成的手看的却是周震南,他就是恨不得所有人立马知道他和周震南的关系,他们是好朋友,好搭档,他们在另外一档节目里被称为最佳cp。他对周震南的关注完全是下意识。

再想一想,距离他们上一次正儿八经的舞台合作已经是半年有余,我猜周震南看到马伯骞的第一眼时候的那个笑一定是想到了他们那个永远都无法忘怀的,让他们从默默无闻走向光明大道的那个盛夏,那个他们一起肩并肩,手挽手,冲破无数阻拦,不管是批评也好,粉丝的打call也好,给他们带来对未来无限期望的舞台。

又怀念又感动又期待还带着点扭捏装高冷。

然而即使在这个节目中大部分选手周震南都认识,能够抵消掉大部分他对这个未知舞台的紧张感,但是直到马伯骞的到来才让他真正放松下来,就算是给他个五分钟单独和马伯骞聊聊天,他都觉得是安抚,脑袋里那根一直绷紧的弦总算能松一松。




有一个熟悉的朋友在身边总好过一个人单打独斗。

我不相信马伯骞没有事先告诉周震南他会来补位,也不可能不告诉。他们一向是无话不说无话不谈,可以从天亮聊到天黑再到天亮,谁有了什么事一定是第一个找对方倾诉告知。他们在冰冷如寒窖毫无人情味的娱乐圈里互相取暖。

而马伯骞在开场表演里的那回头一望我猜他都忘了自己是在潮音的舞台而不是在明日之子的舞台。即使他明白,但他的身体还仍旧记得,有一个人会一直在他的身后给他支撑,和他一起完成一部最好的作品。

下意识的动作永远不会骗人。

就仅仅是节目组无意的几个镜头,也并没有特意突出些什么,但是我们就是能看到站位的时候,吃饭的时候,坐在一起讨论的时候,他们两个总是在一块儿的,甚至就连开个门都要对视一眼,你说你还怕别人不知道你俩这默契度?

再然后就是节目的最后,大家都散场了,只有马伯骞一个人站在舞台上不知道在沉思些什么,也只有周震南回头去找他,他一定是感受到了马伯骞的低落,虽然是短短的一天半,马伯骞还是会为一个人的离开而感到伤心,也会为别人而遗憾,他的情绪,周震南能察觉到。

谁都讨厌离别,但是周震南的第一反应却是转过身去找马伯骞,伸手想去安慰但是忘了自己也哭得眼睛通红。

时间有多残忍,能改变的东西太多了,我总是害怕他们走得太远忘记回头,但我也知道是我低估了他们的感情,那些东西哪是说忘记就能凭空消失的。

其实一点也没变,周震南还是能一秒感知到马伯骞的情绪,马伯骞的眼神还是会不受控制地飘向周震南的方位,他俩还是像是磁场一样地互相吸引。


就算在舞台上不是搭档,但是下了台,他们依旧是soulmate。


—————————————
不写完就睡不着,有互动才有产出嘛

研墨台里的猫:

.B.u.t.LOVE.:

谢谢大嘎!!(〃'▽'〃)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帮忙扩
有兴趣吗 @蜻蜓小虫

2018.11.14 叉烧日记

永远是你的喵喵夕:

#叉烧日记##X-FIRE男团##伍谷凡磊嘉##伍嘉成##谷嘉诚##郭子凡##赵磊##焉栩嘉#

2018.11.14 给奶奶的歌 114

小伍周日主持的《由你音乐榜样》我还没来得及补,不过他和好朋友wsl一起录的那个超级可爱的对口型视频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怎么看都不腻。

老谷前两天在拍戏间隙又为老兵关怀计划捐款了,其实我有点儿惭愧,每次都是在他的带动下才做公益。今天他居然也跟风转发了那条ig老板抽奖送手机壳搭手机的微博,他也是过分可爱了,我觉得吧,他应该能中奖。

凡凡磊磊嘉嘉在运动会结束后,分别在微博和微视上更新了好多比赛的感受和所见所闻,他们真的是很认真地投入到这个运动会里了吧,希望明年他们还能参加,凡凡要不要考虑报一下跳高项目啊,看视频里感觉他跳的很好啊。

磊磊今天终于把他的第一首原创作品发出来了,是一首献给奶奶的歌,民谣曲风,旋律优美婉转,高潮的两句转音很动情。这首歌的声音歌词简单直白,写的是他和奶奶之间的一些小事,充满了对家人的挂念之情。这些年一路看着他成长,虽然早早就离家在外一个人打拼,却始终把家人记挂在心,真的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希望这首歌后续经过完善能够成为他的单曲,期待一下吧。




BGM:赵磊《For grandmother》

想着你也数不清几天

每天早晨出门七点

可是没有了你的早餐

我只好去了咖啡店

十八岁的那个冬天

你给了我一张你的照片

可是没有你在我的身边

也只能电话聊聊天

你最近好吗?有没有吃饱?

有没有学会做饭?睡个好觉?

我最近很好 每天去晨跑

每天和朋友开开玩笑

你放心就好 我没烦恼

只想你在 外面过得好

十八岁的那个冬天

你给了我一张你的照片

可是没有你在我的身边

也只能电话聊聊天

你最近好吗?有没有吃饱?

有没有学会做饭?睡个好觉?

我最近很好 每天去晨跑

每天和朋友开开玩笑

你放心就好 我没烦恼

只想你在 外面过得好



烟雨任平生(六)[泊秦淮]【改编《牵丝戏》】

我对鹅团的感觉吧,总觉得是一种哥哥带着弟弟的感觉,他不再是到处吐槽的大伯,而变成了很严格的队长,自己扛着许多。以后仿佛真的看不到那个热血有拼劲的韩沐伯了。但是又真的能感受到弟弟们的支持。让我慢慢的接受了。对于秦奋,我倒是从来没有过芥蒂,因为以韩老师的性格,秦奋能与他互相理解,共同承担,对韩老师来说,何不是庆幸的。对于成团,我问过自己,我的回答是,这是对韩沐伯来说最好的现状。我也问过自己,为什么不接受茶酒而接受鹅团,我的回答是,一个是被安排,可韩老师是自己的选择,作为粉丝,我没有理由质疑。

蜻蜓小虫:

说实话,一开始年华 @诗酒趁年华 写泊秦淮的番外的时候,我心里是有一点别扭的,还给年华大大评论过觉得有点奇怪。那时候的我可能是私心的想不管现实会如何发展,还是希望有一个故事专属于他们。。所以一直拿他当一个独立的文在看,直到看到第五章,秦子墨的一句“真的很想为伯哥做点事。谁说晚到的一定比不上早到的”让我意识到,这不只是泊秦淮的故事,而是整个Awaken-f的故事,又联系到现实的种种,在评论区写下了“一直想要保护所有人,却未曾想到他们也想与你并肩,甚至想要保护你,无论先来的还是后到的”。我接受了他们的故事,把他们在韩将军身边的位置放在了跟嘉成兄弟,磊凡一样的高度。

后来在大大的安利下去听了《春秋》,发现大大把番外的名字改了,带着听完歌曲后的伤感和被名字戳中的心疼又去把原文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重新翻了一遍,看完之后莫名的心疼秦奋。“我没有被你改写一生怎配有心事”是对这个故事最好的总结,也是最扎心的总结。

今天看到你写的词,我配着原曲反反复复听了好几遍。。。突然发现我想通了。

事情不会永远朝着我们想象的那样发展,谁也不知道我们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人什么事。但是不管怎样,只要我们心中目标一至,就可以相互陪伴一起面对未来所有的好事坏事。无论先来的还是后到的。。。。。




薄荷饴茶:



烟雨任平生(六)[泊秦淮]【改编《牵丝戏》】
烟雨一生那堪说
又与谁孟公瓜葛
病与君高歌
赴险救国于水火
楼头雪惊散却未落
不顾汗血以盐车
几番神州被分割
西窗月 正冷漠
富贵千金一发托
叹温酒鼓筝换鸣瑟
是你拂开帷幕
呈我眼中水墨
轻踏把殇曲唱成壮阔
既然无非战祸
孤注一掷又如何
并肩守护是我许诺
我最是怜君中宵舞
常道男儿到死心如铁
即使目断关路碎
也不生见山河毁
用吾等鲜血试手补天裂




事无两样人心别
不愿再因我死活
从未曾错过
聚散不如成过客
改写一生心事难磨
秦淮岸边夜泊
渔船灯火摇烁
缘分再书写难免失落
春燕华屋飞过
大梦一场也值得
琵琶曲终弦断几何
没有为你伤春悲秋
感同身受不配有憾事
未有共看花开花落
未共叹草木逢春
未曾有过往何来忆一说
没有与你踏过万里
自不够情节延续故事
更不必互深究曾经
免彼此负重前行
人散心勿乱余韵仍可品




Ps.说了这么久终于写出来了,不得不说这首词的情感是我写过所有烟雨系列中最难的,好在我还是做到了。若是与原意有些出入请见谅。
故事发展是骨架,我把辛弃疾的《贺新郎·老大那堪说》作为脉络通入其中,各种情绪和场景为血肉。主视角随时在变,需根据文章判断。 @诗酒趁年华 年华大大,该开新章节啦(●'◡'●)ノ❤; @蜻蜓小虫 一起为烟雨努力哦(◕ˇ∀ˇ◕)